?

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
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
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
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劍膽詩魂》閱讀隨想
《劍膽詩魂》閱讀隨想
2019-09-06 來源:青海作家網 作者:青海作家網

《劍膽詩魂》閱讀隨想 

 

劉曉林     刊于《河南工人日報》(9月5日)

 

郭守先的思想隨筆和文學評論,在青海文壇有著不可小覷的意義。他的文字潑辣、率性,有著強勁的沖擊力和震撼力。每每閱讀他的那些爽利明快的文字,都會生發許多聯想,會想起《皇帝的新裝》中的那個童言無忌的小男孩,會想到魯迅筆下那個毅然向無物之陣舉起投槍的戰士,這種無機心俗慮,竭力撕開因襲慣性帷幕,刺破矯飾謊言偽裝的言說姿態,在文風偏于持重溫和的青海評論界,確乎顯示了一種特立獨行的品質。

繼《士人脈象》之后,近期,郭守先又推出了文論專著《劍膽詩魂——銳語寫作的倡導與實踐》,如果說前者是他秉承知識者的獨立精神、恪守現代性啟蒙立場,對當下種種文化現象以及青海本土作家創作鞭辟入里的個案剖析,那么,后者則試圖對當代文壇的整體景觀進行描述,耙梳其發展歷程中出現的諸如“說破為淺”“裝神弄鬼”“文詭義隱”“緘默陽虛”等病癥與亂象,挖掘其“鋒消銳損”的根源,進而提倡直面人生、直面現實的寫作以糾其弊,呼喚建構理性與良知兼具的公民表達和公共書寫方式。可以說,此書的寫作不僅是郭守先對本人一貫堅持的人文理想與批評立場加以體系化、理論化建構的嘗試,而且也是一次履踐自己觀念的自覺的批評活動。

《劍膽詩魂》一書的關鍵詞為“銳語寫作”,即“以真情、真知、真誠為根本的寫作”,其中體現了三個維度的含義,一是言說的方式,直言不諱,拒絕曲言隱語;二是言說的態度,真摯懇切,公正守誠;三是言說的動機,去偽存真,直抵本相。郭守先在理論層面界定“銳語寫作”概念并進行深度闡釋,并非發布了什么獨家秘笈,不過是陳述了一種“常識”,所謂“千古文章,傳真不傳偽”,傳達真情、真相、真知是一切寫作的價值保證,任何一個以文字書寫為志職的寫作者對此莫不心知肚明,但實際的狀況卻是許多人基于現實利益的考量,有意無意放棄了在文字與真實之間建立聯系的努力,郭守先挖掘寫作者漠視“常識”的根源,積極倡導“銳語寫作”,自有一種振聾發聵的力量。究其實質,“銳語寫作”的核心是強調知識分子的言說介入、參與社會歷史進程的必要性與可能性,其精神底色依然是郭守先一貫堅持的知識分子的責任擔當意識。在公共知識分子的價值一再遭遇質疑的當下語境,能不易其志,砥礪而行,無疑是一種孤獨卻又執著的堅守。

郭守先用“六經注我”的方式成就《劍膽詩魂》,全書旁征博引,古今中外豐富的文化元素融匯其中,目的不在考鏡源流、辨章學術,而是強化說明直言不諱、直指人心的寫作脈息不斷、源遠流長,是用古往今來的經驗證明“銳語”存在的意義。郭守先不屑于通過推導,建立一個由概念到概念的嚴密邏輯結構以增強所謂的學理性,他更愿意在吸納人類文明成果的同時,將自己的思考與情感進行一次淋漓酣暢的表達。他之所以選擇了隨筆式寫作方式闡揚理論話題,不僅在于這是一種殊少格套限制,能夠更自由表達思想和情懷的文體,更易于將飽滿激越的情緒與窮究事理的思索融為一體,而且有著向上世紀90年代以來的以林賢治等人為代表的思想隨筆寫作致敬的意味,因為在他看來,這些呈現了高度社會責任感和真知灼見的文字正是自己心向往之的寫作境界。尼采有言:一切文字中,尤愛鮮血寫成的文字!我相信,郭守先對這句話,一定心有戚戚焉。

一種獨立的批評視野在顯示了獨特的鋒芒的同時,往往也存在其無法審視到的盲區。我曾給《士人脈象》寫的評論中,說到任何“批判的武器”都有其局限性,將它揮向所有對象時,難免有誤傷的可能,另外,知識者并不具有“我啟你蒙”的優先權,更需不斷進行自我啟蒙。在此舊話重提,是想提醒郭守先留意,在堅持自己確固立場的同時切莫陷進絕對化的泥淖,在保持批評鋒芒的同時也應融入理解與同情的元素,這樣,可能使筆下的文字更具精神的包容性和寬闊度。

?
澳洲幸运8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