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
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
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
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書快遞 >> 首部青海本土人物抗戰背景的歷史小說《曾國佐將軍》出版
推薦閱讀

首部青海本土人物抗戰背景的歷史小說《曾國佐將軍》出版
2012-06-10 來源:青海作家網 作者:刑永貴

 

  青海人民出版社楊敬華設計的該書出版封面

  前些年讀到王月邦的小說《進剿青石嶺》時,我已注意到作者對青海本土歷史的關注。當那段半個多世紀前發生在青海鄉土極具傳奇色彩的歷史事件以小說的形式表現出來的時候,我看出作者在還原歷史、重述歷史中的努力,尤其是小說中呈現出的大量史實讓我隱隱覺察到作者對鄉土懷有的難以割舍的情結。如果說這只是我的一種感覺和推測,那么現在,這部擺放在我案頭的十二萬字的長篇小說《曾國佐將軍》,已經確鑿無誤地驗證了我當初的推測:正是歷史責任和鄉土情懷促使作者廣泛收集史料,并精心構思創作,為身為互助人的曾國佐將軍以小說這種特殊形式樹碑立傳,作者也由此完成了一次與抗戰將士穿越時空的心靈對話。

  曾國佐將軍在國民黨軍隊先后擔任29軍團長、副旅長、第77軍副師長、師長,被授予陸軍中將軍銜。1933年,他率部在喜峰口夜襲日軍,用大刀拼殺日寇兩天兩夜,打退敵人輪番進攻。1937年,“七七事變”他率領將士堅守宛平,在盧溝橋打響抗戰第一槍,其英勇的抗日事跡已永遠地銘刻在中華民族的史冊里。但由于種種原因,長期以來,這位愛國抗日的國軍高級將領的英雄事跡,在其家鄉青海省互助縣鮮為人知,這不能不令人感到遺憾的現實。而現在,一部由青海鄉土作家而且同為互助人的王月幫創作的《曾國佐將軍》在抗戰勝利65周年前夕問世,或許稍可以彌補這一缺憾吧。

  很顯然,關于曾國佐將軍的一些史料零星散碎,并不成系統,要想以完全紀實的筆法述寫將軍的歷史,那將會是很困難的,甚至不可能。因此,作者采用了虛實結合的手法,在歷史背景、歷史人物和歷史事實準確無誤的基礎上,通過對輔助人物和對部分情節、細節的合理虛構,成就這部小說。小說以曾國佐將軍1931年在晉東南練兵為切入點,最后以抱憾病逝寧夏結束全篇,書寫了將軍最輝煌也最為悲壯的一段人生——“血戰喜逢口”、“退守察哈爾”、“橫刀盧溝橋”、“兵敗大名府”,全面敘述了將軍戎馬倥傯殺敵報國的半生,謳歌以將軍為代表的抗日英雄的英雄主義和愛國主義精神,鮮明地刻畫了曾國佐將軍的形象。

  小說視野宏闊,以錯綜復雜的國內形勢為背景,以戰爭進程和曾國佐軍旅活動為主線,逐一呈現一系列重要的戰役和戰斗場面,表現以曾國佐為代表的抗日將士在祖國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的時刻,將守土有責的軍人天職凝聚成英雄主義,將個人建功立業的豪情壯志升華為奮勇殺敵團結抗日的愛國主義精神,譜寫了一曲英雄主義和愛國主義的壯歌。

  《曾國佐將軍》是一部文學作品而非人物傳記。尊重史實,靈活運用史實是這部作品最為顯著的特點。作者尊重“史”事,又不拘泥于“史“實,較好地處理了“文”(藝術)和“史”的關系,讓“史”為“文”(藝術)服務。因為小說主人公的特殊身份和經歷,決定了小說必須盡力保持歷史的原貌,而不能天馬行空地進行想象和虛構。這也正是這部小說的價值和意義所在。《曾國佐將軍》也正是從這個角度還原了歷史,因此,重大戰役、重要歷史人物,重要歷史事件,通過主人公的活動主線得以有機串連,作者依據這些戰役、人物、事件間的因果關系,結構并推動故事,力圖在圍繞主人公組織的情節演進中還原、呈現歷史的本真面目。這不是自然主義地再現歷史存在,而是在服從于歷史真實的前提下,對材料進行合理的取舍和有效的配置,并圍繞主人公的形象和小說主題,通過合理虛構,力求達到歷史真實與文學真實的統一,使情節更生動,人物形象更豐滿,主題更突出。比如,小說給主人公設置一個艱難抉擇的命題——將主人公置身于國民黨軍隊各派勢力的相互防范和此消彼長的角力之中,通過表現身處困境的主人公的行動以完成其形象的塑造。國民黨軍隊看重自己勢力范圍,竭力保存實力,曾國佐盡管對這種消極抗日之舉深惡痛絕卻無助無奈,但他并未隨波逐流,而是整飭軍紀,刻苦練兵,時刻準備效命疆場為國殺敵,體現了一名忠于職守的軍人的職業操守和對形勢與時局深刻的洞察力。小說中楊麻子、老鷂子、尕六娃等人,歷史上未必真有其人,但作為配角,他們對主人公的形象起到了映襯和烘托的作用。這些身上存在諸種惡習的兵油子,在曾國佐的調教之下,成長為英勇的抗日戰士,從而凸顯了曾國佐治兵有方體恤部下的軍事才能和人格魅力。小說還通過一些細節,如派系紛爭、軍紀渙散、軍備落后、軍餉無著等,為情節的進行埋下伏筆,揭示了國民黨軍隊在抗日戰場節節敗退的必然性,這顯然是作者運用歷史眼光反觀那段歷史的結果。

  這部長篇視野宏大,著眼于戰爭全局,力圖對背景有足夠清晰的交待。但由于受種種限制,背景解說還不夠細密,線索還不夠清晰,會給讀者的深入理解造成一定的不便。同時,宏大的視野沒能很好地與小說主人公的塑造結合起來,點多線長面廣,勢必會分散筆墨,在一定程度上減弱了對人物的塑造。小說濃墨重彩集中于戰斗場面和軍機大事,對將軍的家庭、生活著墨不多,未能使人物以更立體更豐滿的形象站立在讀者面前。小說在語言運用上追求古意盎然的文言,有刻意為之的痕跡,不夠通俗曉暢,這會對讀者閱讀造成一定障礙。但作為一部為青海本土的抗戰愛國軍人作傳的小說,它的完成,已經超越了文學上的意義。作者以一種歷史的責任和地域的情懷,在歷史的記憶深處尋隱鉤沉,將一個不應該忘記的人,將一段不應該忘懷的歷史用筆墨書寫出來,體現了他的歷史敏銳性和挑戰自我的勇氣。因此,我們在向抗戰英雄的英靈致以敬意的同時,也應向寫作第一部青海本土人物抗戰背景的歷史小說作者表示敬意!

?
Powered by PIWCMS
澳洲幸运8是官方的吗